漠视民众生命、背离人道主义 疫情扯下“美式人权”遮羞布

  漠视民众生命 背离人道主义 大搞“双重标准”

  疫情扯下“美式人权”遮羞布(环球热点)

  本报记者 李嘉宝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7月23日 第 06 版)

  7月1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位于费城的国家宪法中心大谈对人权的看法,声称“有的人权值得捍卫,有的则不然”,并发布由自己牵头成立的国务院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编写的人权报告。对此,美媒批评称“蓬佩奥试图将人权问题政治化、民族化”。英国《卫报》则列出美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斑斑劣迹,称本届政府的人权纪录“并不光彩”。

  国内新冠肺炎累计死亡超过14万例,种族歧视、贫富分化、弱势群体权益保障不力等问题持续恶化,破坏国际抗疫合作、利用疫情推动反移民政策,诋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相关决议、以“人权卫士”自居干涉他国内政……一段时间来,在疫情“放大镜”下,标榜自由、平等的“美式人权”的种种痼疾无处遁形。在近期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4届会议上,多个国家敦促美国正视自身人权问题,切实促进和保障人权。

  政客为权力牺牲民众生命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7月21日晚6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88万例,死亡病例超过14万例。近期,美国多地仓促重启经济,疫情呈加速蔓延趋势,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多次刷新纪录,甚至一度超过8万例。

  生命权和健康权是公认的最基本人权。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人人享有生命权,国家有义务采取积极措施保障生命权。美国政府显然未能履行其应尽的国家义务,在疫情应对上反应迟缓、混乱低效。美国某些政客热衷于推卸责任、粉饰政绩,谋取政治私利。美国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认为,“疫情蔓延和大量本可避免的死亡是美国政治腐朽的代价。政客将疫情视为攫取权力和党派利益的契机,代价则是众多美国人的生命。”

  疫情如镜,照映出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贫富分化、种族歧视、弱势群体权益保障不力等问题。综合美媒报道及官方数据,当前美国的失业状况在低收入群体中尤为突出,在年收入不到4万美元的家庭中,有39%的人群失业。老年人成为政府抗疫不力的“牺牲品”,全美确诊病例总数的10%和死亡病例总数的42%出现在养老院。少数族裔的生存状况日益恶化,非洲裔、拉丁裔的感染率和致死率分别是白人的5倍和4倍,白人和非洲裔的失业率差距达到2015年5月以来的最大值……

  英国《独立报》评论称:“美国总是把人权挂在嘴边,却忽视自己的人权义务,对人民生命公然漠视。”

  “美国保护国内民众人权上不全面、不公正,这在疫情期间暴露得更加明显。”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肖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政府一贯偏重政治和公民权利,而忽视经济和社会权利,政府无法落实强有力的抗疫措施,也无法为所有人提供充足的物资保障和医疗救助,且认为矫正“分配不公”并非政府的责任。即便是在其相对重视的政治和公民权利领域,也存在严重的种族不平等问题。

  6月17日至18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举行了有关种族主义的紧急辩论,对美国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致死一事表示严重关切。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发表社论称,“由于政府的长期漠视,美国人权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在这个长期自诩为‘自由灯塔’的国家,民主正被侵蚀。”

  “资本至上,选举至上,奉行社会达尔文主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这样概括“美式人权”的典型特征。在他看来,这反映了“美国国家治理理念的缺失”。

  “甩锅”“退群”破坏国际合作

  面对疫情挑战,国际社会最需要的是坚定信心、齐心协力,全面加强国际合作。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拒绝承担国际责任,公然与国际抗疫大局唱反调,无视世界各国人民的健康福祉,严重背离了国际人权法精神。

  美国经济和政治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一些移民拘留中心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后,政府在未做检测的情况下,将关押在这些拘留中心的非法移民遣返回国,这无疑是在“出口”新冠病毒。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自3月起,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共向13个拉美国家派遣135架次航班,多国报告在被遣返移民中查出确诊病例。

  包括美国华盛顿拉丁美洲研究所在内的60多家机构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美国政府在全球疫情暴发期间继续驱逐非法移民,称这一行为“将全球都置于风险之中”。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表示,一些已确诊的移民在遣返之前并未做任何防护措施,让本已处于风险中的移民成为面对危机更脆弱的群体。他呼吁,当务之急是保护人的生命和保障人权,各国应当以包容、透明和负责任的态度来应对这场全人类危机。

  截留他国抗疫物资,争夺他国疫苗专利,禁止本国医疗物资出口,买断相关药品,加码对他国制裁,退出世卫组织……疫情发生以来,美国政府的种种单边主义行径不仅无益于自身抗疫,还给其他国家民众的生命权与健康权造成威胁。

  美国乔治敦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戈斯廷说,美国政府破坏国际合作的做法,将导致本国乃至全世界更多人丧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报告员加扎伊利表示,美国为政治目的实施的经济制裁,侵犯了人权和国际行为准则,这种行为可能导致前所未有的、人为的人道主义灾难。

  “美国一直在为自身抗疫不力寻找‘替罪羊’,世卫组织和中国成为其首选目标。”肖河指出,“随着其国内疫情不断恶化,美国政府‘甩锅’的需求越来越迫切,最终决定退出世卫组织,将政治私利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正如国际知名医学刊物《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所说,这是‘对全世界人民的暴行’。”

  金灿荣指出,随着自身实力相对衰退和国际竞争力降低,美国希望通过单方面施压,使国际体系更符合其单边利益,因此高举“美国优先”大旗,不断破坏由自己主导建立的战后国际秩序。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退群”上瘾,将大大削弱国际多边机制的效能,为国际合作开展带来负面影响。

  充满盲目的“道德优越感”

  早在2018年,美国就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大西洋月刊》曾指出,美国此举是为了防止自身受到侵犯人权的指控。然而,在人权议题上劣迹斑斑的美国,却习惯以“人权卫士”自居,企图干涉、操纵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决议,打着“维护人权”的幌子,行干涉他国内政之实。对于美国在人权议题上的“双标”行为,金灿荣称之为“盲目的道德优越感”。

  据美媒报道,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弗洛伊德事件讨论美国种族歧视问题时,美国政府极力“走后门、拉关系,千方百计想要避免一场公关灾难”,如以切断援助来要挟非洲国家收回草案,操纵澳大利亚阻挠决议通过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还公开指责人权理事会“虚伪”“不民主”,妄称人权理事会应该关注中国等国的“系统性种族问题”。

  国际危机组织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马利说:“在促进美国人权方面,美国领导人普遍存在‘信誉差距’,即言行不一致的问题。如今,‘信誉差距’变成了‘信誉鸿沟’,人权似乎成了一种交易货币。”

  美利坚大学人权史学家萨拉·斯奈德表示,对于美国需要在人权问题上做个好公民这一观点,政府并不接受。而对于美国应该受国际协议约束的观点,政府更是断然拒绝。

  俄罗斯东方媒体新闻网主编卡拉钦斯基近日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国内问题上,美国宽于律己、白人至上,在国际问题上则严于律人、美国优先。国际社会已经充分认识到了美国政府的真实面目。

  肖河指出,在人权议题上,美国政府推行“双重标准”的心理基础是“认为本国的人权标准高于世界标准”。当两种标准不一致的时候,以本国标准为先,即所谓的“美国例外主义”,这使得美国在1945年后的国际人权立法浪潮中表现得特别滞后,经常采取不服从、不批准的立场。在一些争议较小的、保护妇女和儿童权益的人权公约上也是如此,美国是没有签署《儿童权益公约》的两个国家之一。这种“例外主义”一方面破坏了统一国际规范的形成,另一方面也损害了美国公民寻求国际补偿的机会。 【编辑:黄钰涵】

“小明”受歧视无法返台 民进党当局无视家长哀求

  “小明”受歧视无法返台!岛内众多家长跪在雨中声泪俱下哀求,民进党当局依旧无动于衷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程东】岛内疫情缓和,民进党当局有条件开放外籍人士以及2000多名跨境学生入境,但大陆的“小明”们却迟迟无法到台湾与家人团聚。《中国时报》5日直言,对于武汉台胞被注记、“小明”返台乃至陆生来台就学问题,在台湾疫情趋缓的情况下早已与防疫无关,完全是歧视的问题,把两岸民间善意几乎葬送。

  民进党大佬出面求情

  “小明”主要包括两类人:一是台湾人在大陆地区生的孩子,岛内现行制度是台湾人所生的12岁以下孩子在任何时候都能领取台湾身份证,如果孩子满12岁才申请身份证,则要先拿项目居留两年;第二类是大陆配偶之前婚姻所生的大陆籍子女。他们随父亲或母亲改嫁而到台湾,生活、就学多年;这一类“小明”要申请台湾籍大约需要8年到10年。据陆委会透露,至今滞留在大陆的“小明”有2000多人。

  针对“小明”迟迟无法赴台,台“行政院长”苏贞昌5日称,基于保护台湾人的健康和安全,会视各地疫情情况做对应准备。《联合报》5日披露,陆委会7月1日曾提出“分年龄、分层、分流”方案,让“小明”能在3个月内依序返台,以衔接9月开学,不过方案被否决。

  日前,“小明”们的父母在大雨滂沱中跪在“疾管署”前,声泪俱下苦苦哀求。国民党邀请“小明”们的家长,讲述自疫情暴发以来与家人分离的心路历程。大陆籍配偶黄太太哽咽地说,自从和儿子分开那一刻,她就非常难过,儿子在大陆每天哭喊“妈妈我好想你,好想弟弟,想回家”,令她心痛。国民党呼吁民进党当局停止对大陆歧视性做法,以人道考虑开放“小明”们以项目申请的方式返台,让数百个离别许久的家庭团聚。民进党大佬、前海基会董事长洪奇昌也出面为“小明”求情。他称,近来接到不少陈情案件,他们都在台湾定居、就学,并非不加入台湾籍,仅仅是配额限制等流程尚未完备,寒假返回大陆时因疫情暴发,在当局要求下无法返台而与家人分离。洪奇昌说,现在疫情状况已经不同于2月,是时候该提出分阶段、分批、分地区、分年龄的解禁方案了,“盼蔡政府能圆融处理,尽快解决小明们有家归不得的困境”。

  事涉两岸关系?

  台“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说了实话。他4日脱口而出“事涉两岸关系,仍需陆委会最后评估”。“中华两岸婚姻协调促进会”会长钟锦明称,民进党当局以往都以疫情为由不让“小明”返台,这次却提及两岸关系,这是不是代表以往是在欺骗我们?他表示对“小明”返台牵涉政治问题感到遗憾与痛心,“小孩子很无辜,把仇中情绪往小孩身上推,这情何以堪,他们还未成年”。

  其他与大陆有关的人士同样遭遇歧视。据联合新闻网4日报道,由于民进党当局连两岸婚姻的“团聚申请”也不开放,造成台妻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台湾生产,或是台湾丈夫在大陆照顾陆妻,而不能回台湾对父母尽孝。Ruby与大陆籍丈夫去年10月先在台湾订婚,然后在大陆登记结婚,之后回台湾办理团聚居留证。原本她丈夫预计2月5日到台湾登记结婚及陪她待产,结果因疫情岛内宣布2月2日之后大陆籍人士不能到台湾,“最后是妈妈陪着我去生产”。她说,坐月子期间看到别的女人有丈夫陪同,学习一起照顾小孩,她的心情真的是超级低落,很想哭。《中国时报》5日还提到,今年初,民进党当局把武汉台胞名单做注记,现在即使入境管制解除,但被注记者若返台,仍会被送到集中检疫所,无法像其他人一样居家隔离。近期打算返台的邹先生说,武汉已对全市做了核酸检测,也已经解封3个月,他希望可以比照其他入境人士采取居家隔离,不要被歧视对待。

  舆论要求立即分批开放

  “于情、于理、于法都应让小明回家”,法学教授、台湾知名律师陈长文撰文称,无论各界如何声援,仍唤醒不了苏贞昌和蔡英文的同理心。日前多名“小明”的父母陈情,看着这些为人父母者在大热天里高举“防疫不断亲情、两地相思好无情”“总统部长解禁令、孩子平安回家聚”,让笔者感叹疫情已趋缓到部分地区商务客都能解禁,近日更已开放2238名境外生返台,台湾地区人民的骨肉回台团聚为何仍遥遥无期?

  《中国时报》5日称,先谈武汉台胞注记问题,陈时中5月8日承诺一个月内可以取消注记,但至今已经两个月,仍未取消,“不取消的原因为何?行政疏失,还是病毒碰到武汉台胞,可以潜伏60天?这不是歧视,请问什么才是歧视?”再说“小明”无法返台。他们说穿了就是没有台湾籍的台湾人,从小习惯台湾的生活。文章说,武汉台胞被注记、“小明”与陆生返台等问题如何解决,更涉及两岸仅存不多的民间善意,“别再歧视、逢中必反,立即分批开放”。 【编辑:朱延静】

福建政和:机关联商会 乡贤回乡来

福建日报讯 今年初以来,虽受疫情影响,福建政和的“回归经济”却做得有声有色:截至目前,已引进23个项目,总投资18亿元,涵盖制造、旅游、农业、服务等行业。其中,10个项目已投产,5个项目在建,8个项目在对接落地。

“这得益于政和持续营造良好环境,筑巢引凤,深化‘机关联商会,党建促回归’活动。”县委书记黄爱华说。

目前,政和约有8万人在外打拼,经商办企,足迹遍布全国,占县总人口的1/3。

为吸引乡贤回乡发展,政和成立“回归经济”领导小组,设立“回归办”,推动12个机关党组织与12个驻外党组织结对共建,8个乡镇党委、行业协会党组织分别与8个异地商会结对。

从县直有关部门、乡镇(街道)选派在职干部作为“回归专员”,与原单位脱钩,分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和省内4个区域,联系服务异地商会,摸底调查,建立驻外人才信息库、乡贤数据库,全方位掌握在外乡贤情况,并开展招商工作;设立“回归联络服务站”,委托商会会长或会员作为“回归站长”,配合“回归专员”做好本区域回归工作;从8个县直单位各选定1名分管领导、10个乡镇(街道)各选定1名科级干部作为“回归联络员”,对接协助“回归专员”“回归站长”,做好跟踪服务。

同时,出台涵盖缓解企业还款压力等5个方面的政策措施,鼓励乡贤返乡创办专业合作社。截至去年底,全县乡贤返乡创办合作社9个,提供就业岗位170个;出台《加快电商产业发展实施意见》,建设电商孵化园、阿里巴巴村淘等项目,创建“政和我意”县域公共品牌,初步形成“线上+线下”融合当地特色产业的零售模式,吸引180多家电商企业回归。

肖庆东长期在广东、河北、浙江等地经营钢化玻璃锅盖企业,与双立人、苏泊尔、爱仕达、美的等品牌合作,产品销往世界各地。去年,在一次政和广东招商会上,了解到家乡的招商、服务政策后,已基本敲定在浙江金华建厂的他,毅然回乡创办福建萧师傅厨业有限公司。让他惊喜的是,从签约到投产,只花3个月。投产至今4个多月,产量以月均20%~30%速度递增,销售总额已突破800万元。待二三期全投产后,公司将年产6000万片锅盖,产值2亿元。

“我们始终秉承‘企业建到哪里,服务就跟到哪里’,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推行并审联批制度,开设回归企业绿色通道,为企业提供‘一站式’‘保姆式’服务。”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魏重胜说,“一切都是为了让企业进得来、待得住、办得好。”(记者 朱海华 通讯员 曾大龙)

视频 巅峰对决!重庆第二届青年网络主播大赛总决赛将于本周五开赛

相关专题:

“美丽星重庆”重庆第二届青年网络主播大赛

比赛选手(中)正在进行直播推介。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石涛 摄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7月28日6时讯(邱小雅)来了来了终于来了!今(28)日,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获悉,“美丽#星#重庆”重庆第二届青年网络主播大赛决赛将于7月31日本周五14:30至17:00在九龙坡区荷苗剧场开赛。

通过万州、南岸、渝北、永川、綦江、潼南、荣昌7个分赛区的选拔,选手们一路过关斩将,分别进行了才艺展示、介绍家乡文旅、推荐大山好货等多方面多轮角逐,最终20名选手胜出,取得了进入全市决赛的资格。高手对决,将擦出怎么样的火花?

高手轮番对决 现场即兴推介比拼

据了解,“美丽#星#重庆”重庆第二届青年网络主播大赛由重庆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重庆市互联网界联合会、重庆华龙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港渝传媒集团主办,重庆客户端集群联盟,在线主播品牌融合项目组承办。活动前期已在万州、南岸、渝北、永川、綦江、潼南、荣昌等7个分赛区进行选拔,并在南岸区举行了50进20全市复赛。

本次进入决赛的20名选手,将进行三轮比拼,包括20进10——“自我展示+逆转复活”;10进5——“模拟直播+杠上开花”;巅峰对决——“即兴发挥+决出桂冠”。

值得一提的是,在5强巅峰对决上,每位选手将依次上台,各自抽取一个题目,然后进行即兴发挥,完成“黄金100秒”的临场演讲推荐。由5位专业评委逐一进行现场打分并报分。5名选手决赛完成,终极排名随即出炉。

比赛现场选手合影。主办方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发

打造乡土网红 将好货带出大山

据介绍,本次活动旨在选拔富有正能量、愿意为区县特色文化推广事业作贡献的青年网络主播,打造人气“乡土网红”,培养农村电商带头人;宣传重庆多彩的民俗风情、厚重的人文风韵,全方位、多角度的宣传推介重庆的“大山好货”。

决赛结束后,活动将评选出“冠军+亚军+季军”共3人;“最具人气乡土网红”1人(可与前三名重复),该得主为1小时网络得票最高者;评委团综合评出“最具潜力奖、最佳创意奖、最佳口才奖、最佳表现奖”4人,其余为“优秀主播奖”12人。

你期待高手间的对决吗?请锁定本周五下午14:30 – 17:00的“美丽#星#重庆”重庆第二届青年网络主播大赛,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将进行图文视频直播。

附:20强决赛选手名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hualongbaoliao,报料QQ:3401582423。)

510200982020-07-28 06:00:00:0视频|巅峰对决!重庆第二届青年网络主播大赛总决赛将于本周五开赛82604959邱小雅今日重庆

>